「哭爸!誰在半夜吼叫!吵死人了!」
睡到半夜莫名其妙聽到外面有人不停在尖叫,翻了翻身,還是決定繼續睡。
反正這社區老是有人不顧高齡住戶權益,半夜開轟趴然後吵整晚的,那群死小孩等喝茫了就安靜了。
結果這個吵鬧聲沒有停止的跡象,反倒還越來越大聲,旁邊的樓梯間還有人爬上爬下的。
「哭爸!哪一個鬼再跑啊!哭爸哭母的!管不管全棟安寧啊!還有人在睏啊!」
被吵得睡不著,摸索著把檯燈打開,穿上拖鞋走出門,這才發現整個社區都亮起紅燈,紅燈之外,還有疑似火焰的東西在那邊晃來晃去,時不時飄啊飄的,微妙。
記憶自己睡前把老花眼鏡放在書桌上,趕忙拿起來戴上,仔細一看……不,其實這只是近的地方看清楚而已,根本不用戴老花眼鏡吧?!那確實是火焰啊!起火啦!火燒厝啦!!
「……嘸怪沒停,那是幾棟啊?警報器呢?滅火器呢?我找找看在兜位。」拖著腳步繼續往外走,「每一樓外面不是都有滅火器?我們這棟的警報呢?有沒有響……啊有、所以沒壞啊……」
抓抓肚子,發現門外的警報器閃著刺眼的紅燈,煙味雖然有,但不是很重。
「我看看……火災的時候不能坐電梯,所以要走樓梯……」看著閃著紅燈的樓梯間,慢慢踱步,「膝蓋、哦膝蓋……不行了……老人家的膝蓋……」
爬了三樓就已經凍未了,靠著別人家的門喘一下,這戶連門都沒有關就衝出去了,看來真的嚇傻了。
幸好我不是小偷,嘿嘿嘿喘喘喘……
那是什麼?
眼角瞄到地上一張白色的紙,上面還有慌亂中留下的腳印。
吃力地彎下身把紙拿起來,找了一會掛在頭上的老花眼睛,定睛一看。
「……」拍拍灰塵,放回去,果斷按下電梯。
老頭子要回去睡覺了,沒力氣爬樓梯了。
靠爸。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