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個午覺一覺醒來就在海邊,老伯把頭頂的眼鏡抖了抖,「啊這速怎麼一回素?」
腳底的地板很明顯不是公寓的瓷磚地板而是沙地,踩下去還會微微凹陷,隔著夾腳拖,還可以感受到濕潤的水氣。
還在觀察期間,灰黑色的沙粒就直接被強烈的風捲起,颳起了小型沙塵暴,直接撲面而來。
「呸呸呸、呷到沙了,呸呸呸──」趕忙用手把臉整個摀起來,只穿著吊嘎跟短褲的身影被風吹出了身形,整個瘦弱不堪的骨架就直接透了出來。「唉呦,哪一個傢伙頭殼壞去,把人攏刷告家?」
風持續呼呼地吹,首先脫離的是頭上的太陽眼睛……
「靠邀!」只來得及噴出這一句,下一秒沙子又灌了進來。
第二個是本來應該坐在身體下面的竹椅……
看到風力如此強勁,老伯已經不知道該擔心什麼了,啊、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己呢?
骨質疏鬆有點嚴重,所以應該挺輕的吧?
可惜老伯還沒有迎來把自己整個人吹起的強風,就先迎來了把自己整個人澆濕的強浪。
「啊靠──」猝不及防,高於老伯的浪從頭上整個倒下來,直接淋了個透心涼,老伯忍不住張開口喘息,剛剛一瞬間嗆到水,只不過一張開口,嘴裡還沒有吞下去的沙就這樣直接混著海水跟口水吞了下去。
「……」吐不出來。反正等大便一起出來就好了。
淡定地、慢慢地把上半身的吊嘎脫下來,用雙手擰水,擰的差不多後,便一把甩上右肩,拖著夾腳拖往岸邊走去。「擱在這裡跟你拚我丟系肖欸。」
爬上防波堤,看見幾個認識的住戶面孔在沙灘上你追我逃(?),順便衝浪玩沙被浪玩,老人家表示自己真的老了。
褲子一樣黏答答,老伯於是把剛剛擠完水的吊嘎放在地上坐上去,脫下短褲比照辦理,擰完水,鋪在右腿上風乾。
啊、真涼……
剛剛不小心把內褲一起脫下來了,算了。
強風直接撲上看起來好像被風乾的肌膚,於是脫光光的老伯就這樣含笑(?)看著大家與颱風一起HIgh。
「一群肖欸。」唔愛命。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